俗话说,十指连心痛,说的是指伤带来的顷刻间疼痛会痛得人要命,而如果失去了几根手指,那这种痛又如何呢?读了5月13日《都市快报》上的这则题为《宁波小工断指状况令人震惊》的报道,笔者不禁为断指小工(其实是民工)的痛而痛!怎么个震惊法?报称,宁波第六医院每天要做40台接指手术,这个数目比去年增加了1/3,而其中工业(主要是小五金)手外伤占2/3以上。

屈指算来,一天做40台接指手术,那么,一年就要做14400例,也就是说,单是宁波地区,一年间就有1万4千多人(从报道情况看,多是外地民工)遭遇断指之痛,这个数字比起2003年2月19日新闻纵横披露的浙江永康一年吞噬民工手指上千根来,高出10倍之多,够令人震惊的了。

快报只报道了两位外地民工(一位叫汪岩,男,19岁,湖北人,一位叫沈英,女,42岁,安徽人)的断指经历,而没有披露造成悲剧的原因(据称待查)。从报道透露的一些有限信息,再结合永康的情况分析,大致可以推知致伤的原因:上岗之前没经过必要的安全培训,超时工作导致疲劳过度,民工的自我保护意识差等等。追究致伤原因不是最重要的,我所关心的是伤残以后他们的情形怎么样。

因为,我担心,发生在永康的悲剧会否在宁波重演。据央视新闻纵横披露,永康2002年发生手指断离或手掌残损等严重手外伤事故上千起,上千名民工落下了终身残疾,被老板赶出厂外。永康素有“五金之相”的美称,断指悲剧大多就发生在一些小五金的个私企业,这与宁波的情况相类似。根据第六医院的统计,接受的患者中2/3来自宁波余姚、慈溪、鄞州等经济发达小企业多的地区,而且大多数患者都是在一些小五金企业打工的外地民工。

根据永康及其他地方反馈来的情况分析,凡是在这类小的民营企业打工的民工,很少有签订劳动合同和由企业为他们投工伤保险的,一旦发生工伤事故,不要说享受工伤保险,有的连医药费都得不到保障,更不用说以后的生活补偿费了。尤其可悲的是,有相当多的伤残民工只是盼着老板能发善心给自己一些补偿,即使有人想用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益,但对结果丝毫没有信心。为此,才会发生伤残者被老板赶出厂外这样令人痛心的悲剧!

笔者说这么多,无非是要对宁波市的政府部门和用工企业说一声:十指连心痛,对于千里万里来宁波打工的民工来说,一根小小的手指就维系着一个人的命运,一家人的梦想;一年上万例手外伤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上万名民工落下了终身残疾,一些民工失去了劳动力,一些民工家庭失去了主要的经济来源,政府官员和企业主们不能对他们坐视不救。

Related Posts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