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方回应凉山格斗孤儿:恩波格斗俱乐部不具教学资质 隐瞒情况

近两个月来沸沸扬扬的“凉山格斗孤儿”一事,以少年学员返乡读书为结果暂时画上了一个句号。一段“孩子不愿回去被强行按手印”的视频引起了不少舆论同情,但有关部门表示,恩波格斗俱乐部在招募学员时存在隐瞒情况。孩子们应先接受义务教育。毕业后,仍可参加格斗训练。

等深线记者了解到,恩波格斗俱乐部在2015年时曾以一所武术学校的名义在凉山招收学员。发在越西县民政部门工作交流群中的一份招生简章写明,招收对象为11岁至14岁初中生,接受初中义务教育的同时学习武术,还在西昌对招收学员进行体检。

一名越西县委宣传部人员向《等深线》(ID:depthpaper)记者透露:“我们一直以为孩子们在完成义务教育的同时,也学有一技之长。然而实际情况却和招生简章不相符。我们会对家属和孩子做思想工作,积极引导,让他们重返校园,完成义务教育。”

越西县委宣传部部长表示,恩波格斗俱乐部隐瞒事实真相,存在欺骗性。记者从越西县委宣传部获悉,当地民政局一名民政助理已停职接受调查。

恩波俱乐部工作人员曾解释称,孩子们的文化课主要在晚上进行,老师主要来自周边小学兼职教师,约有七八名。但俱乐部并未能提供教师名单。而等深线记者从多方证实,恩波俱乐部并没有教学资质。

由于学校位于成都,在家长看来,成都的教育相比凉山会更优越,这也是不少家长把孩子送往格斗俱乐部的原因之一。

凉山州教育局基教科课长宋刚接受央广采访时也表示,根据他了解的情况,当初少年学员家长同意将孩子送到恩波格斗俱乐部训练。一个是因为当时俱乐部过来做了一些宣传。因为他们是搞慈善的,这些孩子过去之后能够通过这个渠道学到一技之长。当时俱乐部也承诺会给他们开设相应的初中阶段课程,保证他们初中阶段的课程学习。有些家长觉得这也是条路子,陆陆续续就有些去的。

宋刚表示,从义务教育要求的角度讲,如果希望继续训练,需要学生在成都能够保证接受正规的初中教育。“既然俱乐部不能保证孩子接受义务教育,成都也不能明确他们是否能保证的话,那么只能先把孩子接回来,先接受义务教育。如果他有这个爱好,毕业后愿意继续学,参加训练、从事这个项目都是没问题的。”

8月16日,来自凉山越西县的12名孩子被监护人从成都接走。稍早时,已有5名来自同县的孩子被家长接回家中。当地官员表示,这是应家长和监护人要求进行的。接回当地后,将妥善安排孩子们的受教育问题。也会根据需要,联系当地体育学校入学。

在16日当天,有一名少年学员疑似不愿离开,由大人拽着手在一份材料上按了手印。该俱乐部运营总监朱光辉解释:签的是一个有我们草拟的接收证明,证明这个孩子是由监护人来接,接走时孩子身心是否健康,接走后,其教育和生活问题由监护人来保障。因为有些孩子太小,有些监护人不会写字,就由越西县民政部门来代写,我们为了起到一定的法律效力,所以,我们要求监护人以及本人按手印。

朱光辉同时坦言,看得出有的孩子被接走时有些抵触。他们会在适当的时侯去做回访。希望他们将来能读好书,成为有用之才。

宋刚在采访中也提到了这个问题:少年学员在那儿待的时间比较长了,和教练、工作人员也有些感情。同时也不排除个别孩子很喜爱这项运动。后续教育部门会注意孩子的心理状态。宋刚介绍,孩子们目前交给监护人,在家等待9月份开学。开学后,教育部门会全部安排到学校就读。

孩子们曾在镜头前坦言,俱乐部能吃到牛肉、鸡蛋,在家只能吃土豆。来时衣服只有一件,走时行李几箱。这让不少人觉得留下来对于这些孩子似乎更好。

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、儿童保护问题专家童小军表示:这些儿童参加体育竞技究竟是因为有才能?还是因为贫困而没有其他出路?受到贫困影响的孩子,他们的生存状态并没有太多选择。

他认为,在现在的情况下,没必要去纠结是回去好还是留下好。他觉得这两个选项都不好。不管哪一个,孩子都是贫困的,只能保持温饱,而无法期望发展。

Related Posts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